“大湾区人”的时代剪影之“港漂”的南渡北归


更新时间:2019-08-11

  有人称他们为“港漂”,有人称他们为“新香港人”。他们从内地来,在香港求学、打拼。有学者称,内地在港的优秀学生有数万人。2018年香港特区政府统计数据显示,香港人口为744.89万人。

  2019年2月28日,在香港驻曼谷经贸办开幕酒会上,一位青年人正在向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介绍自己的项目。

  这位青年人叫张舒,他的项目是一个专门为旅客推荐旅游目的地特色手信的平台SoveNear,这个平台可以将旅客选购的手信,免运费送到他们的酒店,高效又实惠。

  目前,SoveNear已抢滩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捷克等国家和地区的市场,并正以一个月新开拓1至2个国家和地区市场的速度增长。

  林郑月娥听完张舒的介绍,勉励这位青年人继续努力,希望这个项目能取得更大成绩。张舒则自信地说他一定努力把它培养成一只“独角兽”。

  张舒,其实是个“港漂”。他出生在上海,在黄浦江边长大。2001年,张舒顺利考上了复旦大学。然而此时,18岁的他又多了一个人生的选择——香港中文大学,还有全额的奖学金。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当时排名全亚洲第一!”在上海与香港,复旦与港中文之间,张舒选择了后者。

  这一抉择决定了张舒后面的人生不可能是轻松的。原本是可以在上海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参加工作,但他选择做了“港漂”。

  从上海模式转换到香港模式,语言这一关过不了,一切都是白搭。漂到香港之前,张舒已经开始拼命学习粤语。“看了一个暑假星爷的电影。”张舒说。

  刚到香港中文大学,学业非常困难,全英文教学,张舒的大多数课余时间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大二开始,财神网开奖结果。张舒不单学业游刃有余,还开始了社团活动,担任了新纪元行政管理精英学会的主席。与十几位本地同学一起,把学会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最终,张舒以一等荣誉在香港中文大学毕业。毕业后他没有回到黄浦江畔,而是又一次选择了香江。先后在国泰航空、海航集团打拼,在这些企业的集团总部及世界各地的分公司工作过。

  张舒的人生交织在内地、香港、世界之间。“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他了解内地人急切看世界的欲望;同时他也了解世界——由于工作的关系,他知晓许多国家和地方的特色品牌和产品。

  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于是厚积而薄发的他,在2018年创立了SoveNear。为了拓展内地13亿人这个巨大的市场,2019年4月,他把公司内地总部设在深圳。目前,国际市场拓展在香港,平台开发在深圳,张舒往返于深港之间,开始了他新的“双城”生活。

  张舒说,企业想发展,必须重视内地市场,要想撬动内地市场,深圳是不二之选。立足湾区,一边内地,一边世界,这就是他的生意经和大战略。

  “才刚刚起步,算不上成功,路还很长。”“在路上,已经接近成功。”记者说,张舒会心一笑,“承您贵言。”

  谦虚、谨慎、乐观,眼界开阔得像一片大海,这是记者从这位年轻人身上看到的特质。

  2005年,在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一位大四的学生正在向老师和同学展示自己开发的旋翼机飞行控制系统。

  不幸的是,空中悬停环节出了问题,不管他如何调试,飞机还是忽上忽下,最后“啪”地摔落在地上。这次不成功的展示,让他毕业成绩得了一个刚及格的评定:C。

  尽管如此,他却引起了机器人研究权威李泽湘教授的注意。李泽湘很看好这个执着的科技青年,于是把他招到自己门下读研究生。

  2006年,在李泽湘教授的鼓励下,这个青年在香港的对岸——深圳福田区车公庙一间不足20平米的仓库里创办了一家公司:大疆。这个科技青年,就是大疆创新的创始人汪滔。

  李泽湘也由此成为大疆创新的早期顾问及投资人,现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去年仍持有10%的股份。2019年5月,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向汪滔和李泽湘颁发了IEEE机器人与自动化大奖,这是中国学者首次获此殊荣。师生同获此奖,也属一段佳线年出生于杭州。他小时候看过一个漫画叫《动脑筋爷爷》,这是一本讲述红色直升机探险故事的漫画书,从此对天空产生了近乎狂热的痴迷,并迷上了直升机。

  16岁那年,因为考试成绩不错,父亲奖励给他一台遥控直升机,汪滔拥有了自己第一架直升机模型。他欣喜若狂,但这东西太难操控,“飞起来很快就坠毁了,还在我手上留了一道疤,那个时候我有个梦想,就是自己做一台全自动飞机。”

  高中毕业,汪滔考上了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国内一流的师范类学校。但念到大三,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退学。航模少年汪滔那时候的理想是当科学家,这与他当时所学的专业方向不一致。他执着于自己喜欢的,干脆选择从头再来。

  这种“纯粹的动机”,是他成功之后向后辈创业者反复强调的。“如果你只是想成功、过得比别人好,并不算什么梦想。”“现在,大家都说创业时髦。最后能够留下来的,都是一些纯粹的人,他们才能走得比较远。”

  那时候,他最想去的是培育了钱学森等全球一流科学家的麻省理工学院和孕育了硅谷的斯坦福大学。他给斯坦福、麻省理工等世界名校都发去入学申请,不过接连被拒,因为他的成绩只是中等偏上,算不上优秀。

  最终,香港科技大学向这位执着的年轻人敞开了怀抱。2003年,汪滔入读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

  汪滔很快就适应了香港科技大学的节奏和氛围。进入大三后,汪滔在选择毕业课题时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决定把直升机用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毕业课题和研究方向。

  注重且鼓励科研的香港科大,给了汪滔1.8万港币的资助,汪滔找来两位同学做助手,经过大半年的努力,他们终于成功开发出一套旋翼机飞行控制系统。在成果展示的时候,他遇上了自己人生的伯乐李泽湘。

  此后,汪滔一边在香港读研,一边在深圳创业。后来的大疆引领了全球无人机技术革新和消费热潮,以“中国智造”让世界耳目一新。但这位执着纯粹的青年,在创业之初,只是想心无旁骛地把直升机航模的飞行控制技术做好。

  这位科技型创始人拒绝“苦难叙事”。他办公室的门口贴着一张“进门议事须知”,其中有一条写明:“不要强调困难,强调解决方案”。在他眼里,科研的攻坚克难并不是苦大仇深的事情,而是纯粹并快乐的。

  “我希望大家能够为最初的梦想,从事自己喜欢做、擅长做的事情,把事情做好,在这个基础上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一点。”汪滔的追求就是那么纯粹,像一团纯净的火焰,点燃自己,也点燃伙伴。

  汪滔团队先后在直升机飞控系统、多轴飞行器飞控系统、陀螺稳定云台等航拍无人机的核心技术领域取得突破。2008年,大疆首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面市。可惜的是,当时的市场并没有接受这一产品。这导致在之后半年时间里,连续三名创始人离开了大疆。

  但汪滔对市场和用户需求,有着高度的敏锐和快速的反应。2009年,他将大疆的发展方向带向了多旋翼无人机领域,正式开始了大疆的崛起之路。

  在2013年“精灵Phantom”问世之前,无人机航拍需要用户自己组装飞行器、安装相机。“精灵”则实现了高度技术集成,不需组装、“开箱即飞”,使无人机航拍进入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有点像汽车启蒙时代的福特。”汪滔说,“要做出整体化的产品,才能开辟较大的市场。我们瞄着这个点,抢占了先机。”

  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大疆精灵”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市场一旦打开,就势不可挡,其后大疆相继推出精灵4、“御”Mavic2、农机T16、灵眸OsmoPocket口袋云台相机等口碑之作,一路成长为无人机领域的王者。

  目前,大疆创新不但创造了消费级无人机这一新兴行业,还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2016年10月18日,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汪滔以240亿元排名第14。

  2017年,汪滔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宣布已将公司电子产品行业资深高管罗镇华任命为公司总裁,接替自己负责日常运营。

  大疆的高管表示,罗镇华升任总裁体现了汪滔返回实验室的意愿,他想重新定义并扩展大疆的技术,而技术正是大疆成为全球最大无人机厂商的根本因素。汪滔又回去钻研技术了。

  这位创始人在大疆官网上,留给大家一封信,信中说:“我们的经历证明,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不去曲意逢迎、不去投机取巧,只要踏实做事,同样能够取得成功。我们相信,那些回归常识、尊重奋斗的人,终将洞见时代机遇,并最终改变世界。”

  因为大疆的成功,李泽湘现在又多了一个外号——“无人机教父”。其实,李泽湘也是一个“港漂”。他1961年出生于湖南,1979年赴美留学,1992年海外留学归来,加入香港科技大学,创办数控研究实验室及自动化技术中心并担任主任。

  “之所以选择香港,是因为这里毗邻内地,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李泽湘认为,大学里最重要的成果应该是学生,而不是论文。他在港科大开设了两门新的课程,旨在培养学生动手、团队合作、沟通能力和工程意识,后来名动江湖的汪滔,就是其中一门机器人比赛与设计课程的学生。

  在这门课上,学生要自己动手,从概念学习到做出机器人原型机去参加比赛。八个月魔鬼式的训练中,他们熟悉了机械、电子和软件系统的设计,更学会了团队合作和良好的沟通技巧。李泽湘还鼓励学生们到对岸深圳采购零部件,了解熟悉深圳的产业链。汪滔就是在这一机缘之下来到深圳。

  2016年,李泽湘联合香港高校科技界十余位科技大咖,共同成立“HONGKONGX科技创业平台暨青年创业服务系统”,运用香港科技领域顶尖教授的专业能力,引导在港青年创业,致力于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帮助创业项目立足大湾区,走向世界市场。

  居港25年,李泽湘目睹了香港一路走过的风风雨雨。“其实,发展创新科技,香港与深圳当年几乎是同步的,但这十几年,深圳发展速度很快,香港有一些进步,但不够大。” “香港要从过去的房地产思维、金融思维转向科技思维、创新思维,用我们的知识创造更多的机会给年轻人,这才是最大的政治。”2017年他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数据显示,支撑香港经济发展的四大产业依次为贸易与物流、金融业、专业服务及工商业支援服务和旅游业。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这些产业极易受到冲击,因此香港发展速度也随之逐渐放缓。

  有香港学者称,仅凭香港自身无法突破既有经济结构的局限性,需要得到大湾区的激发与带动。与此同时,要让更多香港年轻人将目光投向内地,以更客观和开阔的视角看待祖国。仅仅从经济和产业因素考虑,这一观点也是非常客观的。

  李泽湘认为,国家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对香港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机遇。香港在高等教育方面的优势突出,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在亚洲区排名前列,仅内地在港的优秀学生已有数万之多,此外,香港拥有完善的金融、法律体系,如果能和珠三角地区的产业链优势结合起来,“新硅谷”的出现指日可待。

  香港科技大学给了汪滔圆儿时梦想的机会,在这里他还得遇伯乐和恩师,最终指引他来到深圳,实现了从科技研发走向市场化这一质的转变,让大疆在大湾区起飞,在世界的天空翱翔。

  香港也给了张舒一览世界的机会,免签前往世界上165个国家和地区,为他的项目扩展国际市场插上了翅膀。如今他来到深圳,计划以大湾区为支点,撬动13亿内地市场。

  大湾区的发展,需要有人开路前行。“港漂”,由于其人生交织在内地、香港和世界之间,拥有多重、更广阔的视角,他们最有可能成为时代的前行者,成为促进大湾区充分融合的有生力量。像张舒、汪滔这样执着纯粹、独立思考、回归常识、尊重奋斗的人,最终会“洞见时代机遇”,走在所有人前面,为大湾区的共同繁荣发展闯出一条大道。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2018香港正挂挂牌彩图| 马会九龙开奖直播| 九龍网高手轮坛| www.700733.com| 财神爷心水论坛资料| 亚洲电视本港台直播| 精碼門|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记录| www.887337.com| 救世通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