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汽车起诉威马怎么回事 吉利汽车起诉威马这


更新时间:2019-09-18

  威马汽车是当前汽车销量位于前三的初创汽车公司,它正面临巨额索赔知识产权官司,诉讼标的额为21亿元。起诉方是自主品牌车企吉利控股集团。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日前公布,该案案由为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将在9月17日开庭审理。因诉讼标的额巨大、社会关注度高,此前早前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年)》白皮书。

  吉利汽车和威马汽车双方均向财新记者表示,诉讼具体细节在开庭前不便透露。威马汽车自称没有任何侵权行为。

  一般而言,涉及知识产权的纠纷通常都有很强的技术性,审理起来远比一般的案件更为复杂。因此也不难理解双方的“三缄其口”,毕竟这类复杂且耗时耗资的纠纷案,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不过,目前可以了解到的信息是,威马汽车创立早期的核心员工,确有不少来自于吉利,双方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就以目前担任威马董事长兼CEO的“一把手”沈晖来说,其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在吉利任职期间,沈晖曾带领团队完成对于沃尔沃汽车的并购,并在全球供应链采购方面经历丰富。而沈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从不讳言对吉利汽车的欣赏,他曾表示,自己认为中国最牛的企业就是吉利。

  与此同时,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此前曾担任吉利销售副总经理;威马汽车首席服务官CFO张然此前曾在吉利任集团CFO,负责海外并购及融资;威马汽车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此前也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技术。

  不可否认,随着汽车行业竞争的加剧,车企之间员工跳槽,挖墙脚的事例已经屡见不鲜。尤其是传统车企与新势力造车企业之间的人员“流动”更加频繁,一方面,新势力造车企业急切需要从传统车企里面挖一些经验丰富的“老玩家”;而对于传统车企高管来说,除了薪金和股权之外,这些传统车企的大佬或许也看到了互联网造车的前景。

  不过,随着核心人员的流动,如何界定商业秘密的泄露,防止触碰相关条例与法规的“红线”,更是一道不论是车企还是相关法律机构必须面对的“难题”。

  事实上,类似吉利与威马之间的纠纷并非没有先例。之前特斯拉起诉其前高级工程师、后为小鹏汽车及其美国子公司XMotors工作的曹光植,据相关法庭文件显示,特斯拉认为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AutoPilot软件(自动驾驶软件)的源代码。而曹光植向法庭承认,他确实下载了源代码,但他的律师坚称他没有对其做任何操作。

  此外,今年2月谷歌旗下Waymo对Uber(优步)提起诉讼,声称前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下载了超过1.4万份的。对此, Waymo就无人驾驶汽车的商业机密泄露向Uber(优步)提出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8亿元)的天价赔偿,并要求后者公开道歉。而一旦罪名成立,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或将面临最长10年的监禁。

  在国内“开打”的车企知识产权侵权案也渐入视野,例如陆风与路虎,最终法院判决陆风X7抄袭成立,被勒令即刻停售;再比如本田手握专利告双环侵权CR-V,却被判决反赔1600万元。

  金九银十,9月本是汽车制造商争相发布新车,相互“争艳”的时候,却没想到,吉利汽车和威马汽车之间用“一纸诉讼”开了头。

  据相关媒体报道,目前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吉利汽车研究院正以侵害商业秘密的名义向上海高院提起诉讼,声称国内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及旗下四家子公司侵害了自家商业秘密,要求索赔21亿元。

  GPLP犀牛财经了解,吉利汽车在2018年就曾因此事起诉威马汽车,邮政局审议并通过《快件跟踪查询信息服务规范。并在2019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年)》白皮书中有所提及,并标注了在2019年9月17日开庭。

  对此情况,威马汽车表示:“公司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对赢得这场诉讼非常有信心。威马汽车始终坚信正向研发、自主开发,并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截至2019年6月,威马汽车在设计、技术等领域的专利数量已达1076项。”

  这不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第一次陷入知识产权纠纷之中。同为“造车新势力三杰”的小鹏汽车也有过这般遭遇。

  2019年3月,小鹏汽车前员工陷入与国际知名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诉讼中,特斯拉方面指控小鹏汽车员工曹光值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项目代码,目前曹光值已经承认盗窃,但是由于对于小鹏汽车,特斯拉方面因没有证据证明此事是由小鹏汽车指示,最后不了了之。

  当下吉利汽车控诉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的事情尚未完全披露,但是两者之间的关系也耐人寻味。

  威马汽车创建于2015年10月,由创始人沈晖担任董事长及CEO,但在创立威马汽车之前,沈晖曾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并曾带领旗下团队完成并购沃尔沃,创造了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海外并购。

  此外,威马汽车创立之初,旗下多名核心员工也出自吉利汽车。2016年沈晖曾对媒体声称,那时威马汽车的200多名员工,大部分都是他的同事,其中包括徐焕新、陆斌、张然这些曾在吉利汽车工作过的高管。

  不仅如此,吉利汽车的商业合作伙伴百度与威马汽车同样关系紧密,曾在威马汽车B轮、D轮融资的时候给予资金,目前是威马汽车的大股东之一。如此看来,威马汽车与吉利汽车的关系可谓渊源颇深。

  造车新势力目前正是缺钱的时候,想要成为中国版特斯拉需要财力人力的多方面支出,目前威马汽车正在寻求D轮融资,目标金额为10亿美元,但是可能因此诉讼,将对威马汽车的新一轮融资产生不良影响。

  随着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机构对于汽车行业相关的知识产权、专利的保护逐渐正规化,严格化,雨林木风与深度的Ghostxp sp3哪个更好?。很多设计、功能性的侵权行为都有望得到相对公正的评判,尤其是捷豹路虎告赢陆风汽车,导致陆风汽车旗下侵权产品陆风X7相关车款停产停售,让人们看到了相关层面放弃对国产汽车厂商地方保护,给予海外车企和国内车企同等的知识产权地位的决心,所以从今年开始,在外形上山寨模仿合资品牌的国产车,越来越少,就连本是中国汽车行业最著名山寨之王的众泰,也接连推出原创新车,所以,在未来的很多年,有关于汽车行业知识产权的各种官司、纠纷,将持续不断的出现在各个新闻平台的推送里。

  之前几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起诉威马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上海高院已经受理,开庭时间将在9月中旬,吉利起诉威马汽车的诉讼标的高达21亿元,如果吉利汽车胜诉,那么意味着威马汽车将要付出21亿元的代价赔偿吉利,虽然威马汽车经历了C轮融资,目前的融资规模已经达到了230亿元,但是倘若线亿元,对于威马汽车来说,无异于放血,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就算赔钱了,之前涉及到的商业秘密,包含涉及侵权的吉利技术,威马也是不能继续使用的,所以一旦吉利胜诉,那么威马汽车在短时间内遭受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尤其是在当下这个造车新势力普遍低迷,人人自危的大环境下。

  当然,面对这次诉讼,吉利汽车明确表示不做任何透露,一切以法律最终判决为主;而威马汽车也表示,威马汽车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威马自主研发,在确保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同时注重对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所以其实可以这么说,诉讼双方相当于说了和没说一样,吉利三缄其口,而威马汽车自然也没有傻到还没有开庭,就已经承认自己侵权,那还要律师团队干什么,还不如直接掏21亿元给吉利,说不定还能买点专利过来,因此当前并不能判断威马汽车没有侵权行为。吉利这么干,一定是掌握了某些证据,否则这种碰瓷行为,就是吉利自己给自己泼脏水,而且要知道,在国内,除非证据很充分,否则告赢知识产权纠纷案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当然关于吉利汽车和威马之间的联系,并非只是现在的原告和被告关系,事实上,如果从人员关系来看,吉利甚至哺育了威马汽车,主要原因在于,威马汽车当初的创始团队和技术团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吉利汽车,其中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曾在吉利控股集团担任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总监兼中国区董事长;威马汽车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在沃尔沃主导过新能源技术的开发。沈晖从吉利离职,随后拉来了其在吉利和沃尔沃工作期间的众多同事组建威马核心团队。所以如果我们大胆推断,吉利汽车起诉威马汽车的主要诉由或许就是认定集体出走的威马核心团队带走了吉利汽车在相关方面的技术,并且用到了威马的经营和新车研发制造上。

  当然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出现过,之前特斯拉起诉其前高级工程师、后为小鹏汽车及其美国子公司XMotors工作的曹光植,据相关法庭文件显示,特斯拉认为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AutoPilot软件(自动驾驶软件)的源代码。而曹光植向法庭承认,他确实下载了源代码,但他的律师坚称他没有对其做任何操作。而且特斯拉向苹果寻求帮助,此前苹果公司也有两位前员工被控窃取公司自动驾驶相关资料,事件的主角也是小鹏汽车,可以说同为其受害者。小鹏汽车之后发表声明,在得知相关情况后,立即中止了曹光植等人的工作,但是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说辞只是外交辞令,本质上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却能证明,新造车公司从成熟车企挖人并携带技术是有先例的。

  事实上,对于这些造车新势力们来说,造车本身就是一件零基础的事儿,那么既然要造车,就需要有人才,真正的人才,只能是以前在相关车企干过的员工,那么挖来这些人,有时候它们身上的技术或者产权到底归属于谁就是个问题,而且很多行业都有竞业限制,在明显技术属性比较高的行业,辞职或者退休后,一定时限内是不能从事相关行业的,但是在汽车行业,这样的避嫌措施做得并不好。

  所以当下吉利汽车起诉威马,有关情况只能等判决结果,不过如果我们预测一番的话,吉利汽车的核心证据应该就是围绕威马的核心技术团队展开的,而威马汽车没有一点侵权行为,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关键就在于,这21亿,吉利能不能拿到手!

  威马汽车是当前汽车销量位于前三的初创汽车公司,它正面临巨额索赔知识产权官司,诉讼标的额为21亿元。起诉方是自主品牌车企吉利控股集团。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日前公布,该案案由为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将在9月17日开庭审理。因诉讼标的额巨大、社会关注度高,此前早前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年)》白皮书。

  吉利汽车和威马汽车双方均向财新记者表示,诉讼具体细节在开庭前不便透露。威马汽车自称没有任何侵权行为。

  上海高院开庭公告显示,原告方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被告包括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

  9月1日晚,沈晖在内部信中表示:“作为初创企业,我们要强化研发的投入,强化用户价值的创造。不惧寒冬,不惧怕旧势力的挑战,更加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这或是对吉利此前诉讼的回应。

  36氪获悉,近日有消息称,吉利向高院起诉威马及其旗下四家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诉讼标的为21亿元巨额,此案将于9月17日开庭。

  双方的冲突或有迹可循。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经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和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曾经完成对沃尔沃的收购,此后,沈晖还负责重组沃尔沃全球的治理架构。2015年,沈晖离职创立威马汽车。

  沈晖的离开,也带走了吉利和沃尔沃工作期间的同事组建威马核心团队,比如吉利原销售副总经理陆斌,主导过吉利的子品牌整合和经销商网络建设,现为威马联合创始人和品牌战略副总裁;吉利负责海外并购的CFO张然,现为威马首席财务官;吉利收购沃尔沃时的关键谈判人员杜立刚,现任威马联合创始人、董事。

  对此,吉利方面向36氪回应称以法律判决为准,威马则称没有侵权行为。蓝鲸汽车从接近相关人士处获悉,威马已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代理应诉,团队规模包含10余位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合伙人律师。

  该诉讼的实际提交时间是去年,爆出的时间却是在威马D轮融资关键时刻。7月1日,据彭博报道,威马正在寻求D轮10亿美元的融资,威马此前称该轮融资将用于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

  进入2019年,缺钱的新造车势力也开始了密集融资。威马的上一轮融资是在今年的3月,完成由百度领投的30亿元C轮融资,融资总额已近230亿元人民币。此次的诉讼,很难说不会对威马后续的融资造成影响。

  这也是新造车势力和传统主机厂的首次公开矛盾。随着造车新势力日渐成熟,和传统造车企业的产品、市场都会有所冲突,此次双方的21亿元的巨额标的只是预估金额,形式大于意义。威马和吉利之间的纠缠,可能只是两方势力矛盾的开始。

  此外,CEO沈晖发内部信称将在内部推进组织变革,其将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此外,沈晖还宣布将加速智慧出行、新零售等领域的发展,高级副总裁陆斌将出任首席出行官,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并设立首席增长官一职,三者均向沈晖汇报。

  依稀记得,在小鹏汽车“信誉翻车”的那几天,威马汽车为了蹭热点,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重磅!吉利起诉威马汽车侵犯商业秘密,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这则新闻迅速燃爆了汽车圈。

  据媒体报道,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向高院提起关于威马以及旗下四家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一案,将于9月16日开庭。

  该案所涉及到的巨额诉讼,对这家公司的存亡乃至整个行业都可能会产生深远影响。

  在年初最高法公布的《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中列举了一些有代表性案件,其中就点出了这起2018年就已提交的诉讼。白皮书中提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诉讼标的额达21亿元。

  据车评社了解,目前尚未有公开信息披露所谓的商业秘密究竟指向为何。不过,从两家之前的从属交际来看,会初见端倪。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2009-2014期间就职于吉利汽车,曾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为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操盘手。

  除此之外,沈晖随后拉来了其在吉利和沃尔沃工作期间的众多同事组建威马核心团队。

  此前,沈晖曾向媒体表示:“阿里巴巴有十八罗汉,我们这里五十八个罗汉。”沈晖在2016年时也曾对媒体称,威马汽车当时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都是他以前的同事。

  根据工商登记的信息显示,威马汽车旗下有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威马汽车制造宜兴有限公司,还有温州公司和成都公司。其中宜兴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10亿元。

  据启信宝信息显示:威马汽车目前已经注册的有163项商标、8项著作权以及47个专利技术。

  威马汽车是众多中国对标特斯拉的后起之秀之一,已经有12亿元美元的融资规模,并得到了BAT 中两家的支持(百度的投资和腾讯的战略合作),其自产的电动车起售价在20万元上下,目前交付车在1.3万台水平。

  在今年7月份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沈晖对媒体透露,公司即将完成D轮10亿美元融资,将引入国际化的资本并有可能成为全球电动汽车创业大军中第一家有盈利能力的公司。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2018香港正挂挂牌彩图| 马会九龙开奖直播| 九龍网高手轮坛| www.700733.com| 财神爷心水论坛资料| 亚洲电视本港台直播| 精碼門|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记录| www.887337.com| 救世通天报|